谈谈如何与病人相处

想谈谈关于如何与病人相处的事情。

电影《触不可及》里,下半身瘫痪富翁Philippines招仆人,高学历 专业护理知识过关的他不要,偏偏看中笨手笨脚还有点粗鲁的黑人Driss,个中原因是什么呢?平等的尊重,我是把你当成一个无差别的完整的人来看待,我不会忍让,更不会纵容,有什么说什么,处得开心就开开玩笑,不开心就做鬼脸表达出来,一切都是本来的模样,再自然不过。

又想起亦舒《明年给你送花来》讲的故事,女主人公,华芝子,出身寒门,求学海外,只身奋斗的艰辛,让她学会了察言观色,不卑不亢;

申元东,瘫痪的富家少爷(怎么全是瘫痪……),脾气古怪无常,这本书有好大一部分讲的就是申如何在华服侍的日子里,慢慢融化心里的坚冰,(题外话:其实这本书主要的线应该是三角恋…不过读了亦舒的几本书,慢慢发觉个中情节的滋味倒还占其次,主要是读的是生活)。

好家伙,也讲的是对残疾人相处的态度。

再来,前段时间看《奇葩说》黄执中的演说,他有一个什么观点呢,叫“不要安慰一个身患绝症即将去世的人”,他认为本来人家已经命不久矣,还要听你说,“没什么,小事情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”,“哪里哪里的景色可好看啦,你肯定能好起来的,等你康复了,我们一起出去嗨呀”…,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个,为什么要跟一个行将就木的人说明天,你一定要让他知道他还有很多有趣的事情没做吗,非要在支离破碎的心上再狠狠扎下一刀吗?你难道不该告诉他,告诉他说,以前和你在一起度过的时光,我觉得非常快乐,你过去做过的有意义的事情已经很多了,你没有遗憾了。这是其三。

其四,还要谈到《我与地坛》。

同学们来天南海北来探望瘫痪的史铁生(又…又是瘫痪),给在病房里的史铁生带来四面八方的新消息,热情邀请他出来玩。

那么,这么说来,并不是绝症病人就需要不安慰,是需要的,需要孤独有个映衬。